醫生開診所沒那么容易

受訪專家:上海交通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副院長 夏術階

本報記者 李珍玉

自2019年4月全國十個城市開展促診所發展試點以來,已有一年有余。記者了解到,醫生對于這項政策,有的熱情很高,有的心存顧慮,開診所的醫生也遇到一些困難,可謂方興未艾,喜憂參半。

鼓勵政策接連出臺

自2013年開始,原國家衛生計生委等部門發文,提出支持和鼓勵非公立醫療發展,允許在職醫生多點行醫的政策;2015年,國務院提出醫保、土地和稅收等政策要向非公立醫療機構傾斜;2017年,國務院又發布了確保社會辦醫、非公立醫療機構穩定發展的政策;2019年4月,國家衛生健康委等五部門聯合發文,在北京、上海、南京、杭州、武漢等10個城市開展診所備案管理試點,鼓勵在醫療機構執業滿5年、取得中級或以上職稱的醫師,全職或兼職開辦專科或全科診所,同時也鼓勵不同專科醫師組成合伙制醫生集團,開辦聯合診所。

2020年9月初,非國家診所試點城市太原市也出臺《太原市促進診所發展試點工作實施方案》。山西一家三甲醫院口腔科的副主任醫師王醫生,因為感到晉升空間小,想開一家私人診所。恰巧趕上新政策出臺,申請條件放寬,他果斷辭職,跟幾個朋友投資開了一家口腔診所。因為周圍居民知道王醫生是從大醫院出來的,技術好、經驗豐富,再加上去醫院流程繁瑣、效率低,紛紛慕名而來,王醫生的診所開得很紅火,收入也很可觀。

上海交通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副院長夏術階表示,鼓勵公立醫院醫生開診所能促進優質醫療資源下沉,調動醫生利用更多時間為大眾提供優質醫療服務。從許多國家的經驗來看,醫生診所是基層醫療的重要組成部分,醫生診所打的都是醫生個人品牌,接待的多數是周圍居民,這會激勵醫生提高服務質量,進而贏得更多病人和好口碑,這也是提高收入的保障。

現實困難束縛手腳

“醫生執業靈活度越來越高,但真正的‘自由’沒那么容易!”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一位張醫生告訴記者,他愛人是皮膚科醫生,早有開診所的想法,但最后還是放棄了,因為很難平衡醫院和診所的工作,辭職風險又太大。張醫生表示,他身邊的同事對這個政策感興趣的不多,日常醫療工作加科研任務已滿負荷,根本沒精力開診所,也沒有資金支持。

夏術階說:“公立醫院坐診的醫生說白了是‘上班族’,而開辦診所后,無疑是一種創業行為,即使政策放松,創業本身也絕非易事,融資規則、風險評估、租房裝修、組建團隊、制定考核激勵機制等,事無巨細都要親力親為,前期的投入動輒就要上百萬,必須精打細算。”目前,醫生診所主要集中在對大型檢查設備依賴度小、更能發揮醫生專業優勢的科室,如口腔科、兒科、婦科、中醫科、內科等。

于鶯醫生在2013年從北京協和醫院辭職,決心開辦全科診所,但因申辦手續受阻而一度擱置。她說,盡管開診所的政策放寬了,但實際過程并沒那么順利,可查到的具體規定有限,更多細致要求只有辦的時候才知道,比如不能在飯店、幼兒園旁開,且不同部門規定會隨時調整。張強醫生集團是國內備受矚目的由醫生創辦的醫療連鎖服務機構。對于去年的新政策,張強表示,進門容易,進門后難。以上海為例,診所建設期間政府不干預,但如果沒按行業標準建設,完工后可能要返工。

此外,山西的王醫生表示,病人從哪來,為什么來,是診所能否運轉下去的關鍵,“因為前幾年莆田系醫療機構的惡劣影響,大眾對私人醫療機構的印象普遍是亂收費、誘導消費等,患者只認大醫院,培養患者的信任需要時間。”長期以來,我國醫療服務體系嚴重依賴大型醫院,《2018年衛生健康事業發展統計公報》顯示,截至2018年底,國內醫院數量總計3.3萬家,其中非公立醫療機構約2.1萬家,但非公立醫療機構服務的患者只占患者總數的1/5,非公立醫療機構的增多并未充分發揮分診作用,“看病難”仍未緩解。夏術階表示,公立醫療機構、社區醫療機構和私人診所本應是互補合作關系,但現在是搶病人的競爭關系,這與分級診療機制不完善有關。

醫療系統應各司其職

鼓勵醫生辦診所還在探索階段,夏術階說,目前,醫生開辦的診所規模多數都比較小,尚未形成成熟的商業模式,如何創造更好的條件,讓醫生更愿意開診所,讓公立醫院更放心讓醫生開診所,還需不斷改進。

簡化醫生開辦診所的程序。進一步完善政策信息公開化制度,使醫生在申辦之前就能對各項政策細則有全面的了解,不同部門的規定需要建立銜接統籌機制,盡量簡化辦理流程。

加快配套政策和規定的完善。比如對大家普遍關心的醫生與原所在公立醫院的關系問題,不論是兼職還是辭職,怎么打消醫生和醫院雙方的顧慮,能夠理順機制和利益關系,需要地方政府、醫院管理者和醫生共同商榷。

建立三甲醫院、社區醫院與診所的對接機制。在一些發達國家,不同醫療機構解決患者不同的問題。患者先到社區醫療機構看家庭醫生,解決大部分慢病、多發病問題,不能診治的,由全科醫生(家庭醫生)轉診到專科醫生診所,遇到疑難重癥或診所沒有的復雜檢查,再轉診到大醫院診治,大家各司其職。只有各醫療機構發揮各自優勢,才能讓醫療資源優化配置,更好地服務患者,這需要國家下更大力氣統籌。▲

球神直播官网